标题:ag娱乐平台|对门老哥
返回首页  阅读: 次  回复主题  作者编辑  刷新文章  关闭本页

用户名:admin
积分:
等级:
  对门子哥自然有名有姓,只是因为与我家门对门,故如此称呼,而且一直叫了几十年,估计这样更显亲切的缘故。
  记事起,他家弟兄四个在巷东头挤一个老院子里,后来不久划了新的宅基地,他就搬到了我们这边,恰好与我家门对门。所以说我就是在他的眼鼻子底下长大成人,当然他也是在我的注视里一天又一天的老去,直至离开的,在我有生之年的记忆里,他好像一辈子都莫见闲过,我有时挺想不通的,咋就会有干不完的活里?这农民当的实在是个辛苦!
  对门子哥身材强壮,看一眼就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,四方脸面子,耳朵大而 有轮,一双眼睛镶嵌的不大不小刚刚好,肤色老是黑红油光,绝对年轻时是个十里八乡的帅小伙 ,唯一不美的是络腮胡,那胡子长的就如同刚割过的韭菜一样齐刷刷的,一般人是看不准他的实际年龄的。有个笑话,说是他当年和几个同年的伙伴一起报名去参军,武装部的干事一看到他,就训斥了村干部一顿,问你们村是咋搞的,老汉子都敢来充数数,这家伙脸上就写着里,回起,纯属糊弄政府!哈哈,结果一腔热血竟未能如愿,报国无门,一辈子愣是莫走出这个农家的门槛。人啊!有时还真就是那个命。
  对门子哥是个能人,庄稼行当里顶呱呱,人不服不行。天生精通地母经,加之人勤快 ,一天三晌在地里瞄着,杂草不见一个,满地的庄稼苗长的葱緑。村里的耕牛越来越少了,他仍然坚持饲养着,一来牛粪肥效大,增产不烧苗,二来母牛能下崽,指定会赚钱。这小算盘珠子打得,幸亏不识字,不然早发达了!他一辈子爱养牛,也许最最得意的事情就是给每一个牛犊子搭上套,舞弄的服服帖帖的,嘴里还的骂上几句,妈日的,你还能比我犟,我就是专门收拾你的。为此经常弄得丢盔撂甲的,不是牛惊咧撵的尘土飞扬,就是车翻了把自己撞得伤痕累累,总之在我看来大多都是些无趣的事情,而他却忙的不亦乐乎。农业机械化的进程和普及,似乎他心里不太接受,认定新一代的农民基本都是胡懂里,不知道精耕细作,显然有违自然。有时看着他辛苦劳作的身影,念起旧日我那比他还要精细些的父亲,念起那一代人所历经生产队时期的种种心酸,抑不住的泪水湿了脸颊,多么勤劳艰辛的一辈人!农民的苦在于他们的从不言苦,一辈子学会像牛一样的默默耕耘,土里淘金,坚韧里收种着一料又一料的庄稼,养大了一个又一个的儿女。
  除了种地,我有时挺讨厌他的太抠门行径,也许是小时候穷怕了的缘故,啥事情上他都是节省。过去的冬天特别冷,时常见他手皲裂,小口子一道一道的,那时候最常用的就是商店里一毛钱一支的润面油,而他用沥青按上,小时不解,而今想来实在是心疼。天热的时候,每每雨后不能进地的空时,他就套着牛车去煤矿路边扫汽车洒落的粉煤末,回来打成略略发白的煤块,气人的是屋檐上的冰凌都成串了也不舍得生炉火,人却是忙个不停。要不就是在门槛上绑扫帚,要不就是拿个转子合麻绳子,还会在夹板上纳鞋底,三大五粗的人,居然竟能把毛线子织成袜子,一想起那个场景,我就忍俊不止,张飞真能绣花,老哥学成妇道人家。
  生活是一本苦难的书,它会教会我们许多!对门子哥一辈子太不服人,犟的跟驴一样,喜欢跟人抬闲杠,老是弄得脸红脖子粗的。天天骑个烂自行车风风火火的,别看是个老加重货,自己爱修理,跑起来嗖嗖的,屋里收拾的破内胎,自行车以及架子车的配件应有尽有,还会日弄锁子。当然乡里邻里的,他都乐于帮忙,倒是个热心人,人缘好。我家里盖房子,记得上梁那天,老哥也来贺喜,心里替我这个穷小子能翻身万分欣喜,多喝了几杯,平时海量的他居然喝醉了!大伙儿提议抬回去让他睡一会,结果走到大门口,一看门锁着,有人就问不知钥匙在兜里莫有,醉醺醺的老哥嘟囔了一句,喔是个老好锁子,哈哈哈,大家乐的险些把他老人家摔到地下。他自己老是胡日弄锁簧,只要是华山牌的钥匙都能打开,所以叫老好。啥物件都是舍不得,烂了坏了都是自己修理,习惯使然,其实好像也不缺那一点钱 。不像现在的人,根本就不受个委屈,啥坏了都想换个新的。
  他的二儿子当兵后的日子,对门子哥神气了许多。天天穿一身部队的行头,黄大裆裤,要么是作训服,多少圆了自己当年的一点梦,这倒好,省的买衣服了,四季好像都不太下身,不过那身板儿穿起来还显得挺威武的,除了腰有点弯。其实他一辈子都像一张弓一样,绷得紧紧的,张力充满了每一个辛劳的日子!孝顺的孩子们给他买了一个加油的三轮车,哎吆我的神!巷道里从此都有点不太平,突突突到处乱窜,人老了技术还硬的不行。一会儿拉回来一车包谷杆,一会儿又拉回来一车青草,要不就是去挖红苕,还是花生,总之风风火火个不停。乡亲们都习惯于他的忙碌,许多人都调侃说,这人是个穷命闲不得,一辈子会做(zou)到死才罢休。
  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着,对门子哥依旧不知疲倦的忙碌着!秋后不久的日子,只记得巷里有户人家种了十亩红薯,不知道人家挖没有挖完,反正他一个人把十亩地的红薯蔓早全部拉完了。干过农活的人都知道,红薯蔓又长又容易纠缠在一起,所以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,他为了给几头奶羊备下过冬的草料,也真是拼了!铁一样的人在忙完这些后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以为感冒了,为了省钱,在老伴的再三催促下才勉强去乡镇医院打个点滴,前半天去,后半天回来依旧去地里忙碌着。谁料想三两天后,他从乡镇上开着三轮车,摇摇晃晃就回到了家门口,人居然不能下车了,大伙赶紧搭手把他抬了回去,人已经神志不清楚了。他终于累了,病的而且不轻,多么要强的一个人,十几里的回家路上谁也想不来他是怎么把车开回来的。
  孩子们把对门子哥送进大医院,确诊后竟然是脑干出血,已经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,人陷入了昏迷之中!秋天是个萧杀的季节,寒凉恰是那突如其来的不幸一样,让人身冷。昏迷多日后的老哥憾然离世,留给家人和亲朋不尽的思念和悲痛。他走了,走得那么匆忙,乡亲们都惋惜那么一个健壮的永远不知道疲倦的人,怎么就突然倒下了?!劳累一生的对门子哥一直忙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麦场上还有几个他刚刚积好的草垛子,矗立在暮色里,影子拉得老长。圈里那几只无趣的奶羊还在低头吃着草,相互推搡着,地里种下的麦苗刚刚露出了头,那几亩精心务弄的核桃树上叶子熟透了一般,低坠着,黄黄的。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了过往,他花完了自己人世上最最奢侈的一笔开销后,沉睡在了他劳累终生的土地里,也许他真的太累了!给大家推荐一个好站http://www.job0378.com/
  每一次走进田间,路过他的坟头,远远地,我就会想起和他一样的父辈们,那历尽辛酸的一代人,终生辛劳,没有一丝怨言的务弄着脚下的这一片土地,也会想起曾经欢声笑语的麦场,每一条巷道里人来人往的景象,想起每一季收获时节乡邻们脸上飞扬的喜悦,以及曾经每一块田地的葱然,而今一切都已无处觅寻。一位尊敬的老哥,一个真正的农民,用一生的热忱拥抱着这片黄土,直至沉睡在它的怀里!
  此后,也许不会再有如此纯正的农民,那么痴情于土地,泥土的清香。
本贴于2018/4/3 20:36:59在真人娱乐中文网 - 专注bbin平台|ag娱乐平台|ag真人视讯|pt老虎机|mg老虎机的技术服务发表.
 

[发表新帖] [回复该帖] [关闭]

您的位置: → 回复主题
用户名:
注册新会员
密  码:
*
标  题:
(1-70字)  

内  容:

长度
≤200KB

 



郑 重 声 明
1. 任何言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;
2. 禁止发表反动、色情和其他违反国家法律、法规的言论、信息;
3. 禁止利用本论坛进行赌博、非法买卖等违法行为;
4. 禁止发表恶意攻击他人的言论;
5. 任何转载或转贴都应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;
6. 禁止发表任何涉及政治、军事、外交等内容的言论;